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 找回密码
 在线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92|回复: 1

程溪祖庙选址问题议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15 14:1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 中国地理古籍《山海经》在介绍中国地形时,用“共工触不周山,使柱折,地维缺,天倾西北,地陷东南”的神奇传说形象地概括了中国西北高、东南低的地势特点,又用“天不满西北,故日月星辰移焉,地不满东南,故水潦尘埃归焉”的抽象理论形象地概括了中国由西北向东南的水文走势。因此,中华大地的江河流向多呈由西北向东南流向,呈现出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的景象,黄河、长江、西江莫不如此。
地形1.png
       然而,自古以来,民间都有一个不成文但又十分灵验的传说——但凡有江河流向与一般江河流向不同的,那里的人文历史就不一般。这个传说看似荒谬,但实际上很经得起推敲。譬如说,孔子家乡曲阜的沂河是西北流,经过孔子故里时北行;又譬如说,孕育禅宗六祖的新兴江,是由南向北流;又譬如说,一代大儒、理学鼻祖周敦颐门前的濂溪,也是由南而北流向。以上所列奇观,都寓意着一地人文如水流一般,要打破常规、另辟宗坛,这种地理与人文相结合的奇观就被人们誉为“圣人门前水倒流”。另外,按照风水学的说法,是“两水交汇,必有龙之”、“凡真龙气脉,必有两水相夹送”。可见,出现“水倒流”和“两水交汇”的地方,其人文就必然与众不同。
地形2.png
       而在粤西云浮市都杨镇降水村委下围自然村,就出现了“圣人门前水倒流”的自然奇观和“两水交汇,必有龙之”的风水奇观——发脉于大金山的降水河(古称程溪)自云城一路东流,至河口街忽然北折,一路北走,至于降水村,又汇入西江,与西江汇流,回澜数次,方才有情从容地向东流去。而在水口处(古称程溪浦口),就发祥了古老而灿烂的龙母文化,自周秦始,迄今两千余年,是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相传龙母姓温,程溪人,一日在西江拾得一枚巨卵,带回家中,孵化出五条小龙,温氏驯养之如亲,因而得名“龙母”;龙母带领程溪先民疏浚河道、修堤筑坝、开拓家园,功德累累,去世后就葬在水口的青旗山,人们又将她的故居改为祠庙供奉,即降水程溪祖庙。因为与龙母结缘的缘故,所以千百年来,关于当地程溪河及青旗山的文献记载就特别多。如晋朝《广州记》记载:“程溪浦口有蒲母养龙 ,列断其尾,因呼掘龙,时人见之,则土境大丰而利涉之。”南朝《南越志》记载:“昔有温氏媪者,端溪人也......媪殒,瘗于江阴,龙子常为大波至墓侧,萦浪转沙以成坟,人谓之掘尾龙。今人谓船为龙掘尾,即此也。”后晋《旧唐书》记载:“都城,汉端溪县。东百步有程溪,亦名零溪,温妪养龙之溪也。”明朝《德庆州志》记载:“州东八十里曰灵溪水,一名程溪,源出新兴县,北流百余里,经儒林、富禄二里入于江。水口有石崖,高十余丈,水由此下,其势如降,故又名降水。古有温媪者居水口,没后著灵异,因祀之。故〈志〉云龙侧山间黄猿闻钟鼓声则出而取馂余果食之。”清朝《广东新语》记载:“青旗山有三足鹿,初秦时,龙母蒲媪,常乘白鹿以出入。农人恶其害稼,母乃断一足以放之,至今鹿有三足者。三足鹿善鸣,鸣辄有验。在山上隅鸣,则贵官诣龙母庙,自上流而至。在下隅鸣,则自下流而至,甚不爽。”关于类似文献,实际上还有很多很多,都显示出降水村人文的不一般。
地形3.jpg
       可以说,龙母在岭南历史的地位,就如孔、孟在中原历史的地位一般,是一个地区文化、信仰、精神的开端,何况龙母又是集龙权、母权、神权、祖权、皇权于一体的历史人物,岭南人对其的神化、尊崇,不亚于中原的孔、孟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龙母居住的程溪浦口,即今程溪祖庙门前的降水河水口,这样就出现了“圣人门前水倒流”的自然奇观和“两水交汇,必有龙之”的风水奇观,实属“天地造化”和“天人感应”,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所以古往今来,人们对此地尊崇有加,赖太素、陈献章、陈本义、陈璘、黄绍台等历史人物就曾到来此地,造就了此地独特的文化底蕴。
青旗山1.jpg
       凡言龙母,皆本程溪。程溪祖庙自秦朝始建,两千多年间,香火鼎盛,天下分灵众多。程溪祖庙,是龙母文化的重要起源地,是海内外龙子龙孙寻根、问祖、朝圣、祈福的圣地。可惜的是,到了民国时期,千年祖庙毁于一旦,仅剩残垣断碣,至今可惜。关于程溪祖庙被毁的原因,坊间传闻很多,其中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当时战乱,军zf要拆除程溪祖庙,挖去一部分高隆起来的地基,以修道路通车运资,据村中耄耋老人介绍,原来程溪祖庙地基高平至下围村公社门口,后来大部分被挖开通路,仅剩一小部分,过去作为晒谷场用,直到近年才被完全挖走。而坊间传说,当时程溪祖庙被拆除时,无论施工人员如何出力,都无法毁坏祖庙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,而且这过程还出现诸多灵异现象,施工人员都遇到诸多不顺,后来还是经过当地一位老人指点,施工人员在祖庙焚香祷告,将庙中“大神”通通“恭送”后,施工队才得以顺利进行工作。如今,程溪祖庙仅剩庙址,还有诸多文物埋在地下尚未取出,真有一番“阿房废址汉荒丘,狐兔又群游,豪华尽成春梦,留下古今愁”的萧条景象。
地形4.jpg
       程溪祖庙,因程溪而得名,“程溪”与“祖庙”相结合,奠定了祖庭至尊无上的地位。因此,当今人关于要重建程溪祖庙的呼声越来越大,我觉得我应该提出个人关于对祖庙选址的观点——重建程溪祖庙,庙址应不离降水河水口一公里范围之内。综上所述,降水河与西江二水交汇之处,是龙母的生活地,也是龙母文化的起源地,所有关于龙母的故事都发生在该地域,而且千年祖庙庙址就在此处,因而祖庙之重建,或者可另觅更空旷处,但不超出水口一公里范围外,要人站在祖庙门前也能看见水口,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承接历史底蕴。若贸然迁之边远,不但远离故址,就连程溪祖庙的“程溪”都不能看见,就无异于在西藏宣传孔孟、在山东宣传莲花生,风马牛不相及,不但要受外界耻笑,还会受后人责骂,是本着好心做了坏事。正所谓“计利当计天下利,求名应求万世名”,今人行事,不应以今人利益为标准,更应以子孙万代利益为标准,一日三省,自己所为是否经受得起时间、历史、舆论的检验,假如答案是肯定的,那么就证明自己成功了。重建祖庙,厘定选址,亦属此理。
青旗山2.jpg
       关于程溪祖庙的重建事宜,其实向来即有,并非近年来才开始提起。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邻村余氏宗族修葺光学余公祠时,下围村就提出过要重建程溪祖庙,当时口号还喊得相当强烈,不过终因zf漠视和资金短缺,热议一时的重建祖庙夙愿最终流产。进入本世纪初,有几位来自hk的老者来到下围村,说是要来朝拜龙母祖庭程溪庙,原因是他们自幼就听父母讲过“先有程溪,后有龙母”的俗语,因而一直对程溪庙心生敬仰,那次他们好不容易来到降水,就是为了到程溪庙朝拜的,但当他们得知程溪祖庙已经毁坏后,十分沮丧,最后只是怏怏而返;下围村人看着几位老人蹒跚远去的背影,又萌生过重建程溪祖庙的想法,结果又像前面所说的一样,无疾而终。另外,程溪祖庙虽然在民国时期毁坏,但是过去数十年间仍然存在较高的知名度,除了前面提到的hk老人事例外,另外过去还有红星船时,珠三角的人坐红星船到悦城,都是先坐艇到降水河水口处祭拜后,然后才又返回悦城拜龙母庙,以示对祖庭的尊重,这一点即使对于悦城上了年纪的人也并不陌生;只是由于时过境迁,人们越来越淡忘甚至不知程溪祖庙,珠三角信众到降水河水口祭拜的情况才逐年减少。
地形5.jpg
       另外,关于程溪祖庙的重建,不但是人的意思,而且还是“神”的意思,这里还流传着一个神奇的传说。相传程溪祖庙毁坏后,村中发生诸多灵异事件,村民谋事多不顺,后来他们去求神婆卜问天事,神婆扶箕后卜得村中程溪祖庙毁坏,原来庙中的“大神”无处容身,日晒雨淋,只能寄身于原村公社门前空地,神灵降罪责怪,所以村中才会发生这么多事;村民受指点后,才回到村中在原程溪祖庙的庙址处安放一大香炉,每逢初一十五前往上香,村中才总算安宁下来。当时,神婆还指点村民必须要重建程溪祖庙供奉“大神”,这样才能得“大神”的庇佑,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。关于这个说法,坊间流传甚广,也非常符合下围村情况,并非空穴来风。当然,除去这些“怪力乱神”的说法,也体现了下围村人对于重建程溪祖庙的迫切希望,无论是人的意愿,抑或是“神”的指示,自程溪祖庙被毁坏的那一刻起,下围村人要重建程溪祖庙的意愿和决心就产生了,因为这座千年祖庙是龙母祖庭,相当于曲阜的孔庙、鹿邑的太清宫,是一种文化、信仰、精神的源头,是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圣地。
地形6.png
       因此,我作为程溪祖庙所在地的一名村民,我想表达我个人乃至大部分降水村乡民的观点——程溪祖庙即使推辞五十年、一百年重建,这个是不重要的,毕竟是时间问题,只要是好事,早晚到来都欢迎;然而,若程溪祖庙重建工作已然提上议事日程,即更应该厘定祖庙选址,重建后的程溪祖庙不应舍“程溪”,庙址不能超出降水河水口范围一公里之内,否则不但在底蕴上毫无承继,而且在人心上毫无顾及,实为不妥。重建祖庙,但凭信仰,不谋利益,至远近信众皆来朝圣时,夙愿已圆。怀着好心,自然不会做坏事,我相信一切致力于重建程溪祖庙工作的仁人志士,必定顺我人心。
地形7.jpg
作者:周业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15 21:16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0 反对 1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在线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